首页  »  动漫  »  白蛇2青蛇劫起
白蛇2青蛇劫起BD1080P国语中字
白蛇2青蛇劫起
别名:
主演:唐小喜  歪歪  魏超  赵铭洲  郑小璞  马程  宋旭晨  邱秋  张凯  徐佳琦  关帅  张碧玉  张喆  杨天翔  宝木中阳  林强  
类型:动漫
导演:黄家康  
地区:内地
年份:2021
语言:国语
简介:< p >在南宋末期,小白救她丈夫漫金山,水压力在东西海岸整个王国。小青意外王国到罗梦境怪异的修复。危机小青好几次,我被一个神秘的蒙面青年小青实施救援和小白灾难和经济增长之后,蒙面年轻找路离开。< / p >

白蛇传最后留下的谜题只有一个:被雷峰塔镇压了五百年后,后来怎么样了?白蛇去了哪里?青蛇又怎么样了?还有许仙呢,他还活着吗?

他们还互相爱着吗?如果是,那么他们会怎么做?

这是所有从白蛇传的结尾开始续写的故事,都不可逃避的问题,也是所有关于《白蛇传》的故事改编必须面对的问题。

《青蛇:劫起》这个故事,抛弃了对于许仙的追问,转而诘问青蛇:你会怎么做?

法海将白蛇镇压于雷峰塔下,小青被打入修罗城,然后心中有执念,一心想从修罗城中逃出,去找小白,这是从预告片中就可以看出的故事梗概。

但从最后的结局来看,埋藏在这之下的东西还有更多。

当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小青寻找小白的时候,我们是不是忽略了,小白有可能也在追随着她的旅程?

白蛇早就找了无数世,在雷峰塔中的一个又一个潮湿阴暗的日子,终于等到那一天,雷锋塔倒,西湖水干,散落的废墟遮掩了妖精的身影,她得以闯入人世间,但,即使是妖,又能够忍受多少个五百年?人间早已千年,宋后有元,明又灭元,以至清朝、民国,再到新中国,过了多少年,雷峰塔哪里能够经受得住岁月的折磨?它早该塌了。

一条蛇,怎样在雷峰塔中度过五百年?没有人知道,但她从雷峰塔出来那一天,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见到小青,白蛇会在五百年后去找许宣,只因为她记得。同样的,她只会毫不犹豫地去找寻小青。

记忆是追寻的路迹,誓言如凿,刻下摩崖石刻,追寻一遍又一遍,不知是何世。在小青找到她之前,她早就在另一个时空找寻了不知多少世,人世间的各个模样她都变到了,孩童,妇人,老妪,甚至化为男子。

最终一场大火烧光了所有的记忆,坠入修罗城。修罗城即是修罗地狱,六道轮回,贪嗔痴,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,众生皆不得解脱。

两人竟然会在同一个地狱中相见,谁也没有认出对方。

惊蛰那天,花瓣很美,最后当小白说出这句话,就已经断定了他的身份,也与之前的无名相对应,导演很会讲故事,也很会欺骗观众,通过之前的面具和背叛否定了观众们认为他是小白的可能性,让观众对他的身份将信将疑。

小青从地狱逃出来了,但她并没有逃脱执念,二十一世纪的西湖,大雪封天,在雷峰塔地宫博物馆中,她见到了那枝骨钗。

飘散的时间化为烟罗,玉钗断作枯骨,望湖楼下山水清音未了。一了百了。是她的爱人,也是她的姐姐,在那一刻重合,这正是青蛇对于白蛇特异的情感,一种近乎于爱人的依恋,导演真的别出心裁,将小白的性别在修罗城中变成了男性,让这种特殊的情感得以用一种普通的方式来表达。

整个电影看似都在说小青,但始终是白蛇的痴情让人落泪。

还有最后一个问题:小白是怎么从修罗城出来的?

他最后已经化作妖灵,除非得到狐狸相救,否则无论跳进无池还是跃入如果桥,都会重新转世,丧失所有记忆,我宁愿相信是后者,因为这样才更加有戏剧张力,带着记忆寻找并不算什么,在人群中摇摇摆摆,并不知道自己要所寻的是何人,而在某个瞬间,四目相对,电光火石之间,追随着她的旅程至此结束,多少世执念与追寻,只为这一瞬间。是时候,该叫出那个埋藏在心中一千年的名字。

找到你了,小青。

想要彻底理解这个故事,必须懂得记忆和轮回之间的关系。

真正令我心惊的地方,是白蛇本能地抵抗着每一世轮回带来的遗忘,按照逻辑来说,被镇压在雷峰塔内,相当于她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,而死亡者入轮回,理应清除所有记忆,割断一切与前世的联系。

她的执念,一开始并没有小青那么强烈,所以她转世了,成为了后世每一个朝代中的每一个人,她好像记得自己要寻找一个人,但无论如何想不起来,她的名字,她的面容,这正照应了小白在无池中所见无物的情节,在人群中跌跌撞撞,日复一日地蹑着脚步寻找,可她,究竟要找到的人是谁?茫茫人海中无端的找寻,终究要痛过有目的的找寻,这很像《你的名字》中最后两人的心结。

如果你要问,最后究竟是什么让二十一世纪的小白再次在西湖寻找到小青?注意,我用的是“寻找”,不是“遇见”,我相信她们都一直在追随者对方的旅途。

那么我问你,真正执念最强的人是谁?绝不是小青,她只是活了一世,哪里有白蛇生生世世的找寻深沉?上苍要抹掉白蛇的记忆,她不肯,命中八尺,她偏偏难求一寸,可是即使只有一寸,那又何妨?走过奈何桥,跃下望乡台,有多少次,她不肯就这么转世,因为每转世一次,记忆便会多削减一分,有多少次,她以为自己就要找到了,可是只能在不舍和抵抗中老去,然后转投下一世?。

人的寿命是有限的,她不再是妖了,但下一世她坚持认为自己要去找某个人,只因为她冥冥中记得。

“记得”,一直是贯穿第一部《白蛇缘起》和第二部的关键,若是没有记忆,她又怎么会爱上第二世软弱的许仙?又怎么会生生世世不舍地追寻着小青的足迹?

你要问这一切又是何必呢?只为了一个虚无的幻觉般的记忆?就要付出一生的代价去追寻?但,这一切,爱,又是逻辑和理性能够度量的么?

只因为她记得,所以她一定要去。一定要去。

为什么是“劫”?这样的追寻又怎能算得上是劫数?到底什么才是“劫起”的“劫”?这本质上是青白二蛇同这个世界的规律、同上苍的意志之间的殊死搏斗,法海背后代表的是整个世界的意志,死者需入消除执念才能入轮回,入轮回必然割断一切,但她们要成为这个例外,她们不肯忘,没有什么能够抹除记忆,她们要从这条规律中逃脱,“劫”本来也暗含着自然的意志。也许她曾经无数次长跪于佛像前苦苦求索,但佛祖只是拈花微笑,并不答她。

之前的每一世都是正常死亡的,直到白蛇成为男子的那一世,他遇到了一场大火,一场能够焚煮干净她记忆的大火,连最后的一点记忆都要消失了,那一段断裂的玉钗,也许将就此埋藏垢尘,她会甘愿么?即使血液沸腾蒸发,她绝不肯放手。

只因为她要记得。记忆是轮回的意义。如果记忆消除,宁肯就此死去。不复轮回。

及至小青最终在西湖上遇到她时,她们两个人都绕了好大一个圆圈,才回到原地。

两个人都走了很远的路了,彼此见面的第一句,仍然不过是简单二字,却黯然心惊,动人心魄,因为那是誓言,短短两个字,轻启双唇,意味生生世世不肯忘却的誓言。

小青,小白。

想要搞清楚这个故事的真正内核,就必须要把白蛇的故事线想清楚。甚至于说,隐藏在水下的白蛇线,重要程度超过了明面上的小青线。

为什么?如果没有最后六分钟的点睛,那么整个电影就变成了一个套着中国故事的外壳,实则本质上是西方英雄之旅的故事,把小青换掉,换成任何一个超级英雄,把白蛇换掉,换成任何一个重要的至亲之人,观众们也不会觉得有任何违和感。

白蛇被锁在雷峰塔中多久,无人知晓,也许短短几十年,法海死后她便逃脱,又也许,她不肯就此被炼化转世,也许坚持下来了?无论如何,她失去了妖的身份,转世成为了一个人。

从宋以后乃至今日,千年有逾,这千年中她生了多少次?又不舍地死去多少次?因为她默默地抵抗着遗忘,像被一条细绳牵着,竟然也能够忍受人世间的那么多磨难,攀着这根绳子,来到了二十一世纪。

在这一个又一个日子里,她为了寻找而存在,曾经变成了女童、老妪、甚至男性,

修罗道之中的白蛇几乎彻底断绝记忆,连自己的面目、姓名也忘掉了,那张可以被撕掉的面具,正是某种丧失的记忆的象征,要用另外一张面具来赐予他身份,这代表着这一世的他没有记忆,因此,看不清无池完全在情理之中。

他被撕下面具后,如果稍加注意,可以看出那是一张衰老的脸庞,因为白蛇不再是妖了,她也会老的,她不过一个普通人,总有死亡的那一天,每死一次,记忆就要经过一次彻底的洗刷,一千年了,即使是妖的记忆也承受不了如此长久的磨损。

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,却始终记得,“有个人还在等着我”,当自我的身份彻底被忘却,却没有忘记要寻找的人。

这也昭示了,白蛇传后所有的续写,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一个寻找的故事,也只能是一个寻找的故事,爱已经不再静止。

恰似西游记,西游记本质上也是一个找寻的故事,但与西方的“英雄之旅”的过程完全相反,师徒四人整个旅途,从头至尾,都没有任何改变,都坚持着自己本来的样子,这与小青和小白是一样的,无论有多少个法海挡在她们之间,无论经过多少世,她们都不会变,不会悔过,更不会放手。

小青第一次来到无池,白蛇的那句对白又复现了:“无论他在何处,无论他还记不记得我,我都要找到他,因为,我记得。”

小青的对白却是:“你为什么要记得?”

小姑娘太傻了,她还不懂,如果白蛇不记得许宣,她也不会记得小青,又怎会苦苦在人间流连数百年?因为白蛇太执着了,这份执着甚至与上天意志相违逆,天意不会允许转世之人保留前世的记忆。

什么是劫?从表面上看劫是风火水气,中国神话故事中的“劫”,都包含着上苍的意志,包含着规律、神的意志,而“劫”本身就意味着对抗,如果不是小青和小白都不肯就此割舍记忆,与这种潜在的天意对抗,又怎么算得上是劫数?

小青对于小白的情感,几乎无限接近于爱情,但并不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同性恋,导演的设计巧妙就巧妙在,他使用了男性的小白,用了一种世俗最能够接受、理解的方式来表达这种近乎于爱情的情感,它是复杂的,包含了依赖、共存、理解、支持等各种爱情应该具备的情感,但又不是爱情。

这种情感,多多少少带有一些禁忌的色彩,自徐克的《青蛇》以来,青白二蛇之间的情感便模糊暧昧不清起来,界限的融化也许总会触犯一些禁忌,但这样的禁忌之情,更显得摄人心魄。

故事的结尾似乎让人意犹未尽,情感在最高峰时如溃堤之势不可阻挡,小青叫出那一声“小白”,令人几欲落泪。但如果是我来写这个结尾,我有另一种写法。

我会让她们在桥上错过,当她们回首,发现身后空无一物,西湖上泛起细鳞波纹,她们都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对方,会心一笑。真正的找寻不是想要拥有,因为拥有必然昭示着失去,时间过去了,她们都得到了回答,最终释然,消失在茫茫人海当中。

当西子湖上再次出现一对撑伞的青白身影之时,谁也不知道那是传说中的青白二蛇,还是两个平常的女子,只有濛濛细雨在轻轻诉说它的深情,她们要去哪里呢?

也许是回到峨眉山,也许就此一生,或者不止一生,在世间每一座桥上不断地重逢相遇。直到耗尽生命,直到耗尽所有记忆。但无论记不记得,当缘和劫同起,她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找到彼此,她们在对视的那一瞬间就应该明白——

那个人,我的爱人,我前世今生最亲爱的那个亲人,此生,我和你同生共死。

第三次更新:

回应评论中关于许宣、关于电影中的一些疑问,以及我自己对于《青蛇劫起》所体现的中国故事的看法:

越来越多的人把重点放在情感上,放在性别上,放在其他无关紧要的配角上,我不想争论,也并不奢望他们能够改变这样的想法,因为客观上电影是存在一些瑕疵的,但这些说法,只不过始终在边缘敲敲打打,根本没有深入到这个故事的本质

无论是《白蛇缘起》,还是《青蛇劫起》,它们真正的美,就美在用中国人的方式讲了中国人自己的故事,难道画面上小桥流水青山夕阳,就是中国风了么?难道引用一些诗文、经文,服饰上考究古代,就是中国风?诚然画面、服饰、形象,都是重要因素,但都不是决定因素。

真正的中国风,在于价值观上的独特,我们的故事和西方的故事,从价值观上有根本的区分。

我从去年第一次看完《白蛇缘起》之后,在那种迷惘的心情中整整滞留了一个月,那段时间我一直在思索,究竟是什么让我沉浸其中无法解脱,是白蛇和许宣的爱情么?是她的勇气、善良、美好么?还是许宣的奋不顾身?都不是,我做了变量控制,如果没有故事最后的再世,没有段家桥上的那一次回眸,这个影片并不足以打动我,它只不过是一个加入了中国元素的普通爱情故事,可正是那下一世的回眸,蓦然回首,浅浅一笑,我几乎潸然泪下。

因为那一眼,下一世的回眸,整个故事的性质就此发生了彻底的改变。

如若没有下一世,这只不过是另一种《泰坦尼克号》的故事翻版而已,俩人短暂时间内相爱,然后因为灾难或者外力,其中一方为了另一方死去。那又有什么可讲的呢?这样的故事已经泛滥了。讲好了,至多,是一个好的故事片,但绝不能说是一个好的中国故事

轮回是只有中国的神话传说才有的,这是独属于中国人的浪漫,实际上,轮回本是佛教的概念,佛教传到了中国,佛教文化也自然成为了中国传统文化血脉的一部分,一些传说故事也许一开始有很多个版本,但是在历史中,因为文化根脉的影响,都渐渐指向了一个方向。

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故事,从牛郎织女到孟姜女哭长城,无一不是带着中国独属的神话色彩的,它们的背后都有一个不可摧毁的统治意志,或许是人间权力,或许是天神意志,但总之是极其强大的阻碍力量,因为这种力量的摧毁,他们最后都用神话的浪漫色彩中和了现实的悲剧色彩,比如梁祝化蝶实则是某种反抗的方式,孟姜女哭倒了长城,在一些版本的白蛇传里小青打败了法海,这么想来只有牛郎织女憋屈一些,只能默默接受王母给他们的安排。

无论如何,它们都是悲剧,而且无一例外、不约而同地指向爱情悲剧,古代人大多是不幸福的,自古以来的四大人生幸事,也正好反射出他们的精神困境:无法金榜题名,无法有一段好的婚姻……谈到本质是缺乏自由,缺乏物质上的、精神上的自由。所以,反映了劳动人民这种渴望的故事,得以口耳相传,代代继承,它们得到了最广大人民的广泛共鸣。

《缘起》中白蛇的转世回眸,颇有梁祝化蝶的韵味,但比梁祝化蝶的反抗更为彻底,你不是说人妖不能相恋么?世人不是容不下妖精么?我偏要爱给你看,而且还要生生世世爱,五百年过去了,我仍然追寻着他不肯放手,即或是苍天,即或如来观音十八罗汉,你又能如何?

每一世都应当忘却前世,这是中国神话体系中不成文的规矩,一个带着前世记忆而活着的人,是在抵抗天道,是异种。

但如果不是白蛇生生世世的不舍与爱,《白蛇缘起》系列的故事,就都失去了灵魂。这也是只有中国人民才能创作出来并且理解、共鸣的故事

至于有人说,青白二蛇的感情,已经超越了白蛇对于许仙的感情,那么许仙就被弃如敝履了么

许宣不会永远陪着白蛇,他终究只是一世的人罢了,下一世,他还是一开始的许宣么?答案一定是否定的,每一世的许宣都是两个不同的人,我从前构想过白蛇与许宣的故事的结尾,发现无论如何都会面临一个抉择:

是陪伴许宣一生,待到他死后,和小青回到峨眉山,就此与小青相伴一生;还是继续锲而不舍地追寻他的下一世?

相信很多人会选择后者,这看起来是那么感人,但是有没有想过,这种爱是不对等、不公平,甚至扭曲的?

每一世的许宣都不会了解白蛇的从前,不会知道她的爱有多么深重,当然了,这种深重的爱也是某种扭曲,因为她爱的只是第一世的许宣,而不是每一世具体的那个人对于每一世的许宣都是不公平的,这很像《仙剑奇侠传三》里紫萱和顾流芳的三世孽缘。

总之,这种爱不对等,甚至每一世的许宣只是第一世的代替品,这样的追寻,这样扭曲的爱,毋庸置疑,不仅观众不能接受,从故事本体来说,也只会毁掉整个故事的美。

从这个角度讲,能够一直陪伴在白蛇左右的,只有她的小青蛇。白蛇不会、也不应该生生世世追寻着许宣,不应该始终攥着他的手不放,一世的追寻就已经足够,又或者即使只有这一世的追寻,都是多余。

这也是为什么经过了一千年,小青和小白在雷峰塔下重逢,显得那么恰如其分,那么用情至深,而不会再是小白和许宣相逢的戏码。

白蛇传的后续,也许可以是白蛇在千年时光中,悄悄地躲在角落中守护着许宣的每一世,也可以是其他的故事,但他们一定不能相遇,至少一定不能以白蛇本来的面目介入许宣的生活。

雷峰塔倒后的故事,必然是一个寻找的故事,加之这个故事又不能转向许宣,故而只有小青和小白能够相依相伴,在悠悠历史中穿梭,披肝沥胆。这几乎是一个必然的选择。

许多人不懂,喊着“电影放弃了对许仙的描述,那之前的爱,之前的一切就这么一笔勾销了?”

我想说,是的,都一笔勾销,一了百了了

白蛇传如果还有后传,只会一笔勾销爱恨,因为以后的故事,只要是以许宣和白蛇为主题,无论再怎么重复,无论再怎么换汤不换药,都不过是第一版故事的再重复而已

从原版白蛇传的忠贞、坚定、悔悟,到李碧华《青蛇》里的 背叛、自私、懦弱,再到李锐、蒋韵的《人间》里的复杂人性、穿越时空的羁绊……爱,恨,背叛,忠诚,法海的醒悟与恶性,小青的爱恨果断,白蛇之爱的深沉与坚定,许宣的懦弱和勇敢,人群的丑恶与善良,这一切所有该写的都已经写尽了

无论正反,无论复杂,都无法逃出这些剧本,而《青蛇劫起》,也已经将小青和小白的故事讲到了极致,再怎么添墨,也不过徒劳。

我从去年以来,一直尝试着写出《白蛇传》的故事改编,我发现这个故事本身几乎无法重写,它的后续改编,也已经被前人作家们书写完了,顿时感到失望,甚至夹杂着一些绝望,因为我无论如何也跳脱不出这些作家、编剧们所创造的故事框架。于今日忽然得到一些启示,这一切也许正像我自己说的,是一个永远也没有结果的追寻旅途,这样的追寻也许一开始让人感到绝望,但恰恰是得不到,才让我放下了某种必须要写出我自己想象中白蛇故事的执念。

也许恰好在某一天转身的时候,我会看到理想中那个故事的样子,又或许永远也看不到,那么又如何呢?即使小青永远也找不到小白,即使小白永远也不知道这一节断掉的骨钗,应该镶嵌在何处,也不会影响这段旅途的进行。爱不会因为现实中的缺失而消失,它只会因此愈演愈烈,以至永存。